写在日本对华ODA援助到期以后:作用不小感谢不必慢走不送!

感谢派的理由大多与战后赔款问题有关:日本决定对华援助,是感恩中国当年没有索要战争赔款。当年没有管日本要赔款的原因,国际政治是很现实的,所以道义原因就忽略了。只说现实原因:先得说清,这里没有任何一方是冤大头,更不存在谁慷谁之慨的问题。如果拿要不要赔款当成傻还是精的标准,那美国就傻得冒鼻涕泡了:不但没往回要,还倒往出找:找出去整整一个全套的马歇尔计划。

什么原因?战争赔款已经是一战时期的老黄历,不再符合现代社会的运行规律。所以二战以后各国反思战争诱因:最大的那个正是战前死皮赖脸找德国要赔款要出来的。事实证明,一个被赔款削弱的国家,不是被剥夺再次发动战争的能力,而是直接变成战争火药桶。无论中美任何一方,对日作战的目的都不是放个火药桶在自己枕头旁边。所以对于日本的所有赔偿要求,只限于赔偿东南亚国家,而且只是象征性的总共22个亿而已,不到马歇尔一个零头。由此可见所谓的日本对华感恩说,完全是无稽之谈,日本要感也得先感马歇尔,这位才是真正的白送,而且是美丽大方又帅气那种:需要还本的只有那二十来亿。这是完全合情,而且合理的:东南亚又不是他马歇尔侵略的,凭啥掏老马家的钱包?再说那钱包也不姓马,美国人民的钱。

理清楚这个,才能说到日本对华“援助”。之所以要打个引号,是因为日本的这个行为,确实带有援助性质,同时也带有贷款性质。但这两个性质并不是全部。它的正确称呼叫做ODA。摆渡词条: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即政府开发援助,是指发达国家为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福利水平的提高,向发展中国家或多边机构提供的援助。这是官话,如果用老牌帝国主义学术权威,国际关系理论大师,结构现实主义学派创始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肯尼斯·沃尔兹的嘴说这一大段话,人老先生只吐四个字:霸权工具。即使按照欧盟的定义,它也叫做:“从国家利益出发的超国家行为方式。”换句话说,老欧洲拿来对付那些被它们殖了民了的小弟们的,也就是这手活。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日本援助”到来的时间,不是1959年、不是1969年、非得是1979年,由时任首相大平正芳开通ODA。

之所以在中国有不少人觉得应该感谢,主要原因是日本的ODA设计相比传统的ODA要复杂一些。日本对华ODA是分成三个大块进行的:

无偿援助:这是感谢派的主要理由;技术合作:猫腻不小,声音不大,所以知道的人也不多;低息贷款:这个是实打实的低息:0.75%——1.5%,而且超长还款期:10年宽限期+最高40年还款。同时这是很多人说不是白送的原因。

但是先别忙着感谢:资金技术双管齐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是不是顺理成章,就连一颗螺丝钉,都得变成甲供了?当年很刺耳的那句:“国内厂家连生产合格螺丝的本事都没有。”现在,听出了弦歌雅意没有?再结合日本的入场时间看,所以日本得到的,远远不止普通的投资收益。它赶在中国向国际社会开放市场的初期,用ODA方式直接锁定了非常大的一块远期市场份额与产能。也可以看作它设计了一个超长期,而且超大容量的SWAP项目。那么中国吃亏了么?当然也没有!众所周知,战争是所有人类行为里最烧脑的一项,而且没有之一。当年在战场上都没占走的便宜。比战场的竞争烈度低了不知道多少个级别的商场上那么容易找回去么?日方的资金与技术,对我们的帮助是关键性的。让我们实现小步快跑进入现代化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它为我们衔接欧美的市场与技术,提前准备了队伍。这里是我们与其他所谓金砖国家的根本区别所在。简单讲:日本送来的,是久旱之甘霖;中国回应的,是报涓滴以涌泉。这才是真相,大家各取所需,两不相欠。日本当初进来,不是来当白求恩的,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已;日本现在撤出,同样也是基于自己国家利益的权衡结果,至于它考虑的对不对,出于道义责任最多提醒它一句落子无悔。总之,在商言商,挣钱不寒掺。所以现在阶段性合作告一段落,谁也不用感谢谁,本着买卖不成仁义在的精神,也可以互道一声“合作愉快!”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