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11年成为英雄了吗?

生态可以独立发展,也可以相互赋能,世界观能够不断丰富并无限延伸,英雄联盟的IP生态发展其实才刚刚起步,它的生命力也许可以超过几十年。

9月4日,陈奕迅在英雄联盟嘉年华上现场演唱《孤勇者》,迅速冲上了热搜。这首本为《英雄联盟:双城之战》动画而做的中文主题曲,在上半年火到“无处不在”,而陈奕迅的首次现场演唱,仅在抖音平台就获得了超过7500万的播放量。

英雄联盟嘉年华,是英雄联盟每年8~9月会举办的庆典活动,由于在过去的一年中,先后上线了三款新产品,今年的庆典变成了“联盟嘉年华”,取代了过往周年庆的主题。

这一年,不论是EDG夺冠引发的全网热度爆发,还是《双城之战》席卷全球的动画热潮,还有广为流传的“儿歌”《孤勇者》,都源自这个发展已经超过十年的IP——英雄联盟。

对于一款游戏而言,长久存活或许并不罕见,但难免会因为玩家的流失度过巅峰期,亦或是成为小众,运营超过十年的《英雄联盟》以及它背后的多元生态,能不断走进大众视野,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是社会现象级热点,这一点着实不寻常。

换句话说,《英雄联盟》已经突破了游戏范畴,它所构建的生态和社会文化已然相融,并在不断迸发出新的生命力。

S7全程在中国举办,S8上IG的夺冠,都成了《英雄联盟》出圈的重要里程碑。

“当电竞可以独立沉淀用户,并能够不断拓展、发展衍生业务的时候,它就是一个全新的增长产业。”《英雄联盟》中国总负责人黄凌冬在与虎嗅的访谈中总结道。

2018年11月3日,IG战队在S8决赛舞台上击败欧洲Fnatic战队,打破LPL赛区七年无冠的魔咒,改写了LPL的历史。

首冠之后,LPL一发不可收拾,S9和S11的冠军相继由FPX和EDG收入囊中,去年EDG夺冠,微博实现了超过大半的热搜霸屏,包括央视新闻、新华网等一众主流媒体发文祝贺。街头夜市、大排档、高校宿舍楼、食堂的庆祝活动,成为了社会现象。“淀粉”、“仁川人”等称呼,恰如国安男孩、湖人男孩一样,成为了外人眼中颇具标志性的粉丝群体。

英雄联盟官方公布数据称 ,S8决赛吸引了9960万独立观众,同时观看人数峰值达到4400万,决赛期间平均每分钟收视人数为1960万,打破电竞收视纪录;到了S11,观看峰值达到7000万人,决赛平均每分钟收视人数也超过了3000万。与3年前相比,几乎翻倍。

不止夺冠,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落地中国,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中国团队斩获金牌。这些都是英雄联盟中国电竞历史上,引发社会热点的高光时刻。

2015年,英雄联盟电竞转型体育化,向传统体育学习赛制、运营以及直转播技术。

2017年,英雄联盟开启联盟化,全球率先探索主客场机制,也是在这一年,S7首次迎来奔驰等大众赞助商。

2018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入选最具赞助价值体育赛事榜单前十,同年,中国电竞迈入主客场元年。

2019年,腾讯与拳头游戏成立聚焦英雄联盟电竞业务的腾竞体育,并公布了三年10亿的营收目标,不到2年,这一目标就已经提前完成。

2020年,B站以3年8亿的价格买下S赛的独家直播权,赛事版权价格再创新高。

如今,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的合作伙伴已经达到十六家,不论是规模还是金额,都已远超过往,赛事版权虽未披露,但凭借其庞大的内容消费群体,想必是个可观的数字。

中国电竞的快速增长,从2016年开始。当年国家体育总局、发改委以及文化部均颁布了支持电竞发展的政策,之后地方政府也相继推出利好政策,电竞产业迈入红利期,英雄联盟不仅是大环境的受益者,也是电竞产业飞速发展的重要推动者。

2017年,艾瑞咨询首次推出《2017中国电竞生态研究报告》,解析了中国电竞生态市场规模,彼时的电竞生态市场规模约为50亿,而在2021年的最新报告中,中国电竞生态市场规模已超过240亿。

相比于传统体育数十年的发展,英雄联盟电竞产业化发展不过数年,虽然热度已经不输于传统体育,但产值与商业化还有很大差距,这与生态成熟度、地域渗透度以及商业化多元度都有关系。

当然,这也意味着,英雄联盟电竞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仍有较高的增长空间。

“电竞拥有庞大的流量,对于年轻人极具吸引力,客流是商业化的基础,我们希望未来可以基于电竞打造全新的线上与线下商圈模式,并通过新内容与商业化开发,进一步提升英雄联盟电竞整体的生态产值与商业化发展。”对于英雄联盟电竞的长线发展,黄凌冬在愿景之外,也展现出了十足的信心。

2017年前,《英雄联盟》的英雄进化更倾向于美术风格、特效的提升。2017年后,无论故事、背景、阵营、人物关系,都在围绕英雄联盟宇宙世界观搭建。这一年,可以称为英雄联盟宇宙元年。

在产品、动画以及音乐等新生业务蓬勃生长之后,英雄联盟周年庆也在内核层面发生了质变,成为了一场盛大的“嘉年华”派对。

黄凌冬谈到,2017年,伴随着游戏与电竞的逐步出圈,《英雄联盟》也下定决心开始推动IP生态运营。这一年,英雄联盟宇宙官网上线,以拳头游戏为主导,来自全球的创作者开始参与到英雄联盟宇宙的建设中来。

从宇宙站上线开始,就不断以《安妮:从前》《别惹约德尔人》等CG短片、城邦系列动画、漫画小说音乐等形式,扩展着“英雄联盟宇宙”的世界观版图。每一个英雄故事,每一个城邦侧写,每一个种族的呈现,都代表着“联盟宇宙”的一个碎片。这些碎片,也在不断让这个宇宙轮廓愈发清晰。

从英雄联盟的IP形态来看,它是以“构建核心主世界观,同时探索平行宇宙、音乐、电竞等其他IP衍生业务”的思路进行发展的。

如今看来,这一决策颇具勇气且非常明智,IP的投入并非一朝一夕,不论是游戏还是其他领域的世界级IP,发展周期几乎都以数十年起步,且需要进行大量的投入。

而投入的善果,便是《英雄联盟:双城之战》、《孤勇者》以及一系列新品等多元内容——这些新内容帮助英雄联盟在用户规模、品牌价值以及商业化价值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并为未来打开了一扇大门。

过去一年,围绕产品以及电竞IP,英雄联盟先后推出了《金铲铲之战》《英雄联盟手游》《英雄联盟电竞经理》等一系列产品,并均在各自品类里取得了出色的成绩,长期占据下载与畅销榜单前列。去年,拳头游戏公布英雄联盟宇宙系列产品全球月活跃突破1.8亿。较之前公布的端游1亿月活跃提升了将近一倍。也就是说,因为新品的推出,英雄联盟的游戏产品用户规模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黄凌冬表示,虽然这些产品是在过去一年时间里集中上线,但每一个产品很早就开始规划。平台的变迁固然是很重要的原因,但多平台之间的《英雄联盟》不是互斥的关系。以《英雄联盟》今日的用户基础,它应该在多平台以及多场景去满足玩家,而非“从端游变成手游”这么简单。

更重要的是,多品类以及移动端的拓展,使得英雄联盟的IP内容不仅可以触达更多类型用户,也能够渗透到大众生活与社交场景,实现对用户时间与空间更全面的覆盖。

而英雄联盟的IP储备,还有卡牌、格斗、MMO等多个品类,作为一个开放性够高的IP,其他品类的新品也有持续开发的空间。

去年,拳头游戏在中国上海成立了新的研发工作室(今年已升级为工作室群),以开发出下一个《英雄联盟》或是《Valorant》为目标。黄凌冬在谈到未来游戏发展方向时说到,“英雄联盟在技术层面做了很多储备与尝试,希望能够在5G时代探索出更领先的游戏与娱乐内容,英雄联盟宇宙IP,会是这一切的基础。”

中国在移动游戏领域的发展全球领先,腾讯与拳头计划在推动移动化产品发展的同时,自然也希望在新技术时代拿下先机。

去年上线的双城之战中文主题曲《孤勇者》,远超游戏范围的走红确有偶然因素,但也不全是意外。无论从用户基础、本身质量还是发行环境来看,《孤勇者》都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榜。

《英雄联盟》在音乐方面的积累并不单薄,也有很多享誉全球的作品:S8两支主题曲《登峰造极境》和《POP/STARS》分别取得了1.437亿和2.428亿播放,后者更是在全球各大音乐榜单上取得高位,直接捧红了英雄联盟虚拟偶像团队“K/DA”。

“关于《孤勇者》,除了推广动画原有的音乐之外,我们还是想以中文视角创作一首歌,并在这首歌中融合我们想传达的一些理念。不论是对于喜欢《英雄联盟》的中国玩家,还是喜欢双城之战的中国观众。对于它的成功,我们是有一定预期的。”

黄凌冬也坦言,最后的成果仍然远超预期。一方面,EDG的夺冠在短时间内迅速引爆了整个联盟热度;另一方面,当下普通人更加需要鼓励,更加需要正能量,而《孤勇者》正是这样一首切中了时代脉搏的歌曲。

回顾11年历史,《英雄联盟》总在生产花样繁多的音乐。全球范围内摇滚的梦龙、金属的“五杀乐队”、虚拟女团K/DA,中国专属的周杰伦、陈奕迅、信、孙燕姿、薛凯琪等合作音乐人,坐实了“没错我们就是音乐公司”的未来路径。

更有趣的是,拳头在2021年成立了拳头娱乐公司,将音乐作为其中一个重要的业务模块。

未来,即使英雄联盟的音乐成为一个独立发展的业务,也不会让人意外,而英雄联盟宇宙未来在娱乐影视化方面,显然还能迸发出更大的能量。

这一切源于《双城之战》,如果前几年英雄联盟宇宙的填充是为了向世人展示“英雄联盟想做什么”,那么《双城之战》的推出,则告诉了全世界“英雄联盟能做什么”。

这个登顶全球多个地区收视榜单,口碑与热度双丰收的动画剧集,不仅打破了“游戏改编动画难出彩”的认知,也展现了英雄联盟宇宙世界观的宏伟度与高开发价值。在两个小型城邦与数个英雄故事的背后,还有数十个城邦、数百位英雄,以及更庞大的世界观剧情等待开发。

早前,伽玛数据就曾发布报告,分析指出《英雄联盟》的IP价值超过500亿,在《双城之战》推出之后,或许这个数字会得到几何式的增长。

多项业务的发展,共同构筑了英雄联盟的生态矩阵,2019年,黄凌冬提出过一个大生态概念,即以英雄联盟为核心,构建包含“产品生态、电竞生态、IP生态、直播生态、用户沟通与社区生态”的多元生态矩阵,每个生态领域都拥有独立的价值和延展空间,并且生态之间能够相互赋能,从而使得英雄联盟整体的内核价值不断稳固、丰富和壮大。

彼时提出的概念,在最近一年得到了显著的体现,在11周年之际,以往的周年庆变成了全新的“嘉年华”派对。

“《英雄联盟》今后的庆典不再是专属于游戏的庆典,以任何方式接触和喜欢《英雄联盟》的玩家,都将在今后的每年有所收获——不管你是通过端游、手游接触到《英雄联盟》,还是单纯的电竞粉丝‘云玩家’,或者是《双城之战》观众,又或者只是一个音乐听众。这也正是‘在不同平台感受统一的《英雄联盟》’的题中之义。”

如果说IP生态的初步成功带来了什么,那就是如今的《英雄联盟》早已不局限于主动生产的内容——当其更进入大众视野,更广为人知,张开的根系便在各行各业、各个区域发挥着自身的影响力。

电竞带来了大量亟待规范的行业细则,也带来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而围绕游戏与电竞的直播、网咖、酒店等行业,更是联盟生态与社会经济的双向循环。早在S10,就有媒体报道“商家因播放S10比赛客流量提升20%”,证明了赛事促进消费的价值。

像游戏、音乐、影视动画等也都在以产业化的形态在发展,其背后必然也会有更多内容、流量、产业经济以及人才培养等层面的内容。

除去商业,还有生活与文化,英雄联盟凭借自身广大的用户基础和蓬勃的亚文化内核,为中文互联网的最近10年染上了一些独特的颜色。

“YYDS”、“管理学”、“就这?”、“不会吧不会吧”、“有一说一”、“有那味”、“石乐志” ……你可能接触过这些网络热词,但不见得知道出处。严格来说,这些梗虽然不乏常见语素,但火遍全网的起点,却都是《英雄联盟》相关的解说或主播。

游戏文化也可以上升到更高的层面。当年S7,中国观众的热情及高素质博得了全球电竞观众的好评。近年,《英雄联盟》也开始通过全球发行的“青花瓷”等皮肤,为举足轻重的中国市场实现了一些“文化输出”。

黄凌冬称,英雄联盟给用户一种共鸣,很多人在玩的游戏,很多人在看的电竞,这种感觉是真实的。“从游戏里到游戏外都是真实的,你可以看到用户对质量、对体验的要求非常高。另一个角度讲,这是因为用户对我们的内容是喜欢的,才会提出更高的标准和要求。”

与其他传统的娱乐IP不同,英雄联盟的成长根基是游戏本身,其宇宙世界观的搭建,也为未来游戏发展带来了更多可能。“游戏方面,我们在IP、技术、人才方面都在持续地扩充与储备,未来几年,将会围绕新平台、新品类与新技术,进行更多的游戏与衍生内容探索。”

英雄联盟生态的所有出品,都给人一种“高标准”的感觉,或者说“统一标准”更恰当。并没有给粉丝“这东西就是为了给游戏引流”、“这就是今年总决赛宣传材料”的配角感。以2017年为界,英雄联盟生态出品的产品和内容,都是步调统一,有规划、有决心的。

11年很长,足够一款单纯的游戏从青年步入中年;11年也很短,如果以“联盟宇宙”为目标,这一目标又才刚刚起步。黄凌冬认为,《英雄联盟》未来的发展,是打造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IP,以游戏为核心,为用户打造精彩的生活方式,其最终形态,是实现线上与线下,包括游戏、娱乐、商圈多元生活场景的构建,并会随着技术不断进化。

通过长期耕耘,不断丰富世界观内容,来构筑一个宇宙,推动游戏与IP未来的发展。《英雄联盟》未来的10年,要比之前的10年更青春、更饱满、更多元。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